何时杖尔看南雪

命中注定

 be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我觉得新来的同事是个有故事的人。”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应该是有那么一次我看见那个叫李泽言的新同事拿着一张照片发愣,我出于好奇,偷偷瞄了一眼,照片里是个男人,眉眼好看得让人难忘。


有一次我出于好奇,问李泽言这是谁,他却只是说“一个朋友而已”。“朋友”,怎么可能只是朋友,会有人把自己的朋友的照片放在自己的身上,没事就拿出来看看,要我说,是男朋友还差不多。没想到,一语成谶,后来我回想当初的这个想法,却只是感到了莫大的悲哀,那种岁月横亘在情爱之间的悲哀。


李泽言这个人,印象中就是一个可靠的人,他总是冲在第一线,不畏生死,完美的完成任务。他的眉眼清冷,琥珀瞳孔中却是温柔的色彩。我似乎很少看到他笑的样子,我印象中他的笑都是对着那张照片里的人。警队中有很多人喜欢他,可是他总是有意无意拒绝这些暧昧。


我对他好奇的很,突然来到我们警局,甚至连局长都对他敬畏不已。局里的人只知道他叫李泽言,其余的却是怎么样都查不到。一个神秘的男人往往是那样有吸引力,我忍不住把心思放在他的身上,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存在。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人,紫色头发,面孔长得很像李泽言,我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很凶,不像李泽言给我的感觉,这个人很危险。他察觉了出来我的眼神,冲我斜瞟了一眼,“怎么,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就是觉得你长得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我被他凶到了,嗫嚅道。


“哦~,像我啊,那不就是,我亲爱的哥哥吗?”那个人笑了出来,甚是兴奋,隐约间似有闪电声闪过耳侧。


“哥哥吗,你是李泽言的弟弟啊?”我惊喜道。


“李,泽,言吗,他真的是个,十足的傻瓜啊”他留了这么一句,就突然走了。


莫名其妙,李泽言他被他弟弟骂傻瓜啊,好奇怪。可是后来的后来,当我明白了这些事的起始终末,却觉得,他,真的是个大傻瓜啊,在他一个人支撑着的这些岁月间,怀着一腔爱意,不知何处表达,独自一人伛偻前行。


我将遇见他弟弟这事告诉了李泽言,他愣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他最近很忙,有一个歹徒团伙出现在我们城市,有消息说是BS的余党,还有几个evolver,情况很严峻,那些evolve 特警还要等些时日才能到达,而我们警区的任务就是暂时缓住这些人等待特警的到来,而李泽言,就是这次行动的主力。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李泽言是个普通人,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李泽言也是个evolver ,他的能力是风场控制,听起来就很厉害呢。


硝烟肆意笼罩了整个场地,而李泽言被那些歹徒包围在中间,我的周围都是警局的同事们,大家都受了伤。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在这些evolver面前不堪一击,我很想去帮李泽言的忙,可我现在只能看着他被敌人包围却无能为力。即使他有evolve,可是他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李泽言,你快逃啊,走啊,在这里你会死的”现在这里只有他有可能可以逃出去了,我们警局不能全军覆没。


“李泽言!?”那些人之中有人听到我喊的话突然大笑了起来。


“你们”,怎么,李泽言招他们惹他们了吗,居然,敢这么嘲笑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泽言,他,不是早就死了吗,现在,又哪来的又一个李泽言,白警官,你说呢”领头人一脸嗤笑看着我们。


李泽言死了?!白警官?!我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可是,我看向李泽言,他却更加震惊,他突然抱住了他的头,很痛苦的低吼着,那些人就像看着蝼蚁看着他发疯,时不时大笑,甚至连我们这些人都不屑于看上一眼,简直欺人太甚。


我们缓慢的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拿起落在地上的枪,准备给那些人致命一击。突然,远处惊雷响起,一道闪电自天际闪过,落在这些人身上,我们一脸震惊看着这个突变。远处有一人携着闪电到来,那个是,李泽言的弟弟,真厉害啊,原来他也是evlover啊。我们死里逃生,还没来得及欢呼,突然,李泽言弟弟一拳打向了李泽言,李泽言一下子被打趴了下去。


“你干什么?”我看着这个突变,忍不住卷起袖子想大干一场。


“我想干什么,干你什么事”他甚至连个眼神都不给我,不过,语气真的很欠揍啊。


他一把抓住李泽言的衣领,眼睛狠狠瞪着李泽言,“你知道你这个样子很废物吗,别这么犯贱了,你知不知道李泽言他已经死了啊,死了啊,你顶着他的名字活着有什么意义,白起,你就是一个懦夫,你这个样子,可没有人会同情你,你根本不配当我的哥哥。”


我还没反应过来,却看到李泽言,不,现在是白起,他哭了,那双以往很温柔的眼睛空洞着哭着,明明他还是他,却又不是他了,他整个人都没有了以往的那种光彩了。


我突然想明白了,原来白起珍藏的那张照片里的人才是李泽言吗,他们,是恋人吗,李泽言他死了,所以白起才代替他继续活着吗,原来,一切的一切,我们都是局外人,只有白起一个人入了局出不来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画地为牢,甘愿困顿其中,自己一个人守着自己编织的梦,可是,现在,他的这场梦却醒了,多么残忍啊,想见的人再也见不到了,只有失去他之后的无尽孤寂陪伴。


那场战争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白起了,我的脑海中却时不时冒出他的模样,冷厉却又温柔的眸色。我差人四处打听白起的消息,了解到他与李泽言真的是情侣,原来李泽言是为了救白起死去的,而白起不愿意接受李泽言死去的事实,以他的名字替他活下去,甚至于想尽办法离开那个他和他曾经生活了很久的地方,听说,他最近回了家,他穿上了军装,很是好看,可我觉得再好看都没有我看见他看着李泽言照片时眼睛发光的那种好看,那种一个眼神,就承载了整个宇宙温柔的好看。


外面下雨了,起风了,而我欢喜的少年,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双玄】一场梦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远处的云集成雨,雨集成雪,散落了下来。濛濛大雪袭来,卷着远处的寒风,一阵阵刺入他的骨髓和脑海中。他裹紧了身上的破衣裳,小心的哈气搓手,那些呼出的热气成为这场大雪中唯一的温暖。

他的身边都是暄骂声,嘈杂不断,那些都是他在凡间结识的乞丐兄弟们,他们习惯了这种生活,早已经冷暖自知。而这,却是他在凡间过的第一个一个人的冬天。他来过凡间很多次,每次都有人相陪着,不觉得孤单,他有无边法力,不惧这严寒。可是现在的他,没有了陪他的那个人,也不再是天上神仙,他觉得今年的冬天真的冷到了心里去了。

大雪迷茫,糊了他的双眼,他看见这场雪中突然出现的玄色身影,揉了双眼,再看,却是什么都没有。暗自叹息,当真是思念成疾,眼睛都出了毛病,那人,那么恨自己,又怎会想再看见自己呢。自己,也是啊,他害死了哥哥,彼此都有那么多的仇恨相纠缠,最好永生永世都不再相见,不再见面。

明明他们之间相隔了那么多故事,可是总是很不甘心,真的可以放下了吗。曾经那个人是他最好的朋友,陪着他看遍凡间江河大川,参透这世间情爱,一起杀敌一起肆意欢笑,那些时光里的他,可真美好啊。那时天庭都知道他师青玄最好的朋友是地师明仪,可是最后所有的一切却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假的。哈哈哈哈,这,真的是个天大的笑话啊,掏出来一颗真心,换得的却是这种下场,当真是,活该啊。贺玄贺玄,这些年,下的可真是一出好棋。他很想跑到他的面前,问问他这些年的感情难道都是假的吗,可是,他又突然有一些挫败,现在的他,该以什么身份来去质问他,这些所有的种种,皆因他自己而起,他没有资格去质问他。可是他很想,找一个像样的理由去看看他,现在的他,真的很想他。

嘈杂声依旧,大雪依旧,他一个人躲在破庙的神像后面,一个人偷偷的哭了起来。再也没有人会安慰他了,他以后,只能一个人学会好好活着,好好照顾自己了。

小小的抽噎声传入贺玄的耳中,他站在师青玄的面前,可是他看不到他,是啊,现在的师青玄,已经是个凡人了。当这场大雪到来之时,他突然想起来他已经是个凡人了,急忙赶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可是,他没有勇气去触碰他出现在他的面前,堂堂绝境鬼王,却像个胆小鬼一样,悄悄躲在师青玄的身边,就像年轻的少年对待自己喜欢的姑娘一样,那样小心翼翼,悄悄将他捧在手心里。其实一直师青玄都是无辜的,他后悔了,告诉他所有的真相,他记得以前的师青玄是那样的单纯自在,他以前是真的羡慕他嫉妒他,那些原本应该是他的。可是相处的这几百年,他对师青玄的感情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师青玄对他的感情也是如此,两个人揣着相同的感情,彼此试探,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两败俱伤,当真是讽刺啊。现在想想,如果当初自己选择骗他一辈子该多好啊,这样,他还有机会去触碰他,以另一个身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他想抱抱现在的他,可是他没有勇气去,他们之间,有太多过错,有时候,感情是无法战胜这世间种种,并不是世间都像花城和谢怜一样,可以等待八百年的时光,最后拥有美好的未来。

贺玄施了一个小法术,让师青玄睡着了,然后,俯下身亲吻了他的嘴唇,风雪和喧杂似乎没了踪影,天地间,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那样鲜活,他只觉得面前的人那样好看,好看到他甘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贺玄他把自己的法力度给了师青玄一部分让他一个人在这凡间能好好照顾好自己,他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师青玄的唇,留下了那把风师扇,他把这把扇子修好了,就是为了少亏欠他一些。他自风雪中走来,自风雪中离去,从此不再回头,不再相见。

师青玄慢慢醒来,他感觉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明兄亲了他,梦里的他,很温柔。他缓缓睁眼,却是再也感受不到寒冷,他看到身旁的风师扇,感受自己身体的温暖,突然就明了了,这是一场梦,梦里绮丽美好,是这现实不再有的温柔,他也应该梦醒了,从此山长水远,终究只能一个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