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采薇长歌

【双玄】一场梦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远处的云集成雨,雨集成雪,散落了下来。濛濛大雪袭来,卷着远处的寒风,一阵阵刺入他的骨髓和脑海中。他裹紧了身上的破衣裳,小心的哈气搓手,那些呼出的热气成为这场大雪中唯一的温暖。

他的身边都是暄骂声,嘈杂不断,那些都是他在凡间结识的乞丐兄弟们,他们习惯了这种生活,早已经冷暖自知。而这,却是他在凡间过的第一个一个人的冬天。他来过凡间很多次,每次都有人相陪着,不觉得孤单,他有无边法力,不惧这严寒。可是现在的他,没有了陪他的那个人,也不再是天上神仙,他觉得今年的冬天真的冷到了心里去了。

大雪迷茫,糊了他的双眼,他看见这场雪中突然出现的玄色身影,揉了双眼,再看,却是什么都没有。暗自叹息,当真是思念成疾,眼睛都出了毛病,那人,那么恨自己,又怎会想再看见自己呢。自己,也是啊,他害死了哥哥,彼此都有那么多的仇恨相纠缠,最好永生永世都不再相见,不再见面。

明明他们之间相隔了那么多故事,可是总是很不甘心,真的可以放下了吗。曾经那个人是他最好的朋友,陪着他看遍凡间江河大川,参透这世间情爱,一起杀敌一起肆意欢笑,那些时光里的他,可真美好啊。那时天庭都知道他师青玄最好的朋友是地师明仪,可是最后所有的一切却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假的。哈哈哈哈,这,真的是个天大的笑话啊,掏出来一颗真心,换得的却是这种下场,当真是,活该啊。贺玄贺玄,这些年,下的可真是一出好棋。他很想跑到他的面前,问问他这些年的感情难道都是假的吗,可是,他又突然有一些挫败,现在的他,该以什么身份来去质问他,这些所有的种种,皆因他自己而起,他没有资格去质问他。可是他很想,找一个像样的理由去看看他,现在的他,真的很想他。

嘈杂声依旧,大雪依旧,他一个人躲在破庙的神像后面,一个人偷偷的哭了起来。再也没有人会安慰他了,他以后,只能一个人学会好好活着,好好照顾自己了。

小小的抽噎声传入贺玄的耳中,他站在师青玄的面前,可是他看不到他,是啊,现在的师青玄,已经是个凡人了。当这场大雪到来之时,他突然想起来他已经是个凡人了,急忙赶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可是,他没有勇气去触碰他出现在他的面前,堂堂绝境鬼王,却像个胆小鬼一样,悄悄躲在师青玄的身边,就像年轻的少年对待自己喜欢的姑娘一样,那样小心翼翼,悄悄将他捧在手心里。其实一直师青玄都是无辜的,他后悔了,告诉他所有的真相,他记得以前的师青玄是那样的单纯自在,他以前是真的羡慕他嫉妒他,那些原本应该是他的。可是相处的这几百年,他对师青玄的感情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师青玄对他的感情也是如此,两个人揣着相同的感情,彼此试探,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两败俱伤,当真是讽刺啊。现在想想,如果当初自己选择骗他一辈子该多好啊,这样,他还有机会去触碰他,以另一个身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他想抱抱现在的他,可是他没有勇气去,他们之间,有太多过错,有时候,感情是无法战胜这世间种种,并不是世间都像花城和谢怜一样,可以等待八百年的时光,最后拥有美好的未来。

贺玄施了一个小法术,让师青玄睡着了,然后,俯下身亲吻了他的嘴唇,风雪和喧杂似乎没了踪影,天地间,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那样鲜活,他只觉得面前的人那样好看,好看到他甘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贺玄他把自己的法力度给了师青玄一部分让他一个人在这凡间能好好照顾好自己,他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师青玄的唇,留下了那把风师扇,他把这把扇子修好了,就是为了少亏欠他一些。他自风雪中走来,自风雪中离去,从此不再回头,不再相见。

师青玄慢慢醒来,他感觉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明兄亲了他,梦里的他,很温柔。他缓缓睁眼,却是再也感受不到寒冷,他看到身旁的风师扇,感受自己身体的温暖,突然就明了了,这是一场梦,梦里绮丽美好,是这现实不再有的温柔,他也应该梦醒了,从此山长水远,终究只能一个人走了。

评论(1)

热度(26)